×

[PR]こ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更新がないため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ホームページを更新後24時間以内に表示されなくなります。


 
 
 

 
 
 
 
 
     ◆
     天命凡十条
孟子曰。莫之為而為者天也。莫之致而至者命也。是天命二字正訓也。学者当以孟子之語為準。而理会凡経書所説天命二字之義。自不至於失聖人之指之遠矣。蓋天者。専出於自然。而非人力之所能為也。命者。似出於人力。而実非人力之所能及也。天猶君主。命猶其命令。天者。命之所由出。命者天之所出。故命比於天稍軽。故孟子以舜之相堯。禹之相舜。歴年多。施沢於民久遠。曁堯舜之子皆不肖。推帰之於天。以其専出於自然。而非人力之所能為也。夫子以伯牛之疾為命。蓋人之死也。多皆己之所自致。唯若伯牛之疾。非其不能謹疾而有以致之。故曰。似出於人力。而実非人力之所能及也。此孟子之成説。当謹守之。不可復用後世紛々之説。
経書所連用天命二字。有以天与命並言者。有以天之所命言者。其以天与並言之命。即性命之命。意重。若所謂五十知天命。及死生有命。孟子曰。莫之致而至者命也之類。是也。其以天之所命言者。即与字之意。猶孟子所謂此天之所予我者之予字。意軽。中庸所謂天命之謂性。是也。猶曰天与之謂性。若以此命字作性命之命看。則意義不通。蓋文字本有実字。有虚字。性命之命。是実字。天之所命之命。是虚字。先儒謬以虚字作実字看。故有理命気命之別。又有在天為命。在人為性之説。皆不知中庸之命字。本虚字。非実字故也。夫一命而立二義。甚無謂。況以虚字為実字。其誤大矣。所謂求其説而不得。従而為之辞者也。
孔子疏曰。命猶令也。令者。即使令教令之意。蓋吉凶禍福。貧富夭寿。皆天之所命。而非人力之所能及。故謂之命也。何謂天之所命。以其非人力之所致而自至。故総帰之于天。而又謂之命。蓋以天道至誠。不容一毫偽妄也。
凡聖人所謂命云者。皆就吉凶禍福死生存亡相形上立言。蓋或吉或凶。或禍或福。或死或生。或存或亡。其所遇之幸不幸。皆自然而至。無可奈之何。故謂之命。既謂之命。則有不可不順受之之意。又有既定而不可逃之意。故曰。畏天命。亦曰。慎天命。蓋為此也。但尽其道而後至者。是命。■ニンベン尚/一毫有所不自尽焉。則人為爾。不可謂之命也。
晦庵太極図解云。太極之有動静。是天命之流行也。蓋依周頌維天之命之詩而言之。程子亦曰。天道不已。文王純於天道亦不已。皆指一陰一陽往来不已者而言。尤非也。所謂命者。乃謂命者。乃謂上天監臨人之善悪淑慝。而降之吉凶禍福。詩曰。維天之命。於穆不已。其意蓋謂天命文王。王斯大邦。延及子孫。永篤保之。故其下継之曰。於乎不顕。文王之徳之純。仮以溢我。我其収之駿。恵我文王。曾孫篤之。可見詩意総言保佑命之。自天申之之意。本無陰陽流行之意。太甚分暁。
聖人既曰天道。又曰天命。所指各殊。学者当就其言各理会聖人立言之本指。蓋一陰一陽往来不已之謂天道。吉凶禍福不招自至之謂命。理自分暁。宋儒不察。混而一之。悖▲于聖経特甚矣。陳北渓字義曰。命一字有二義。有以理言者。有以気言者。其説出於考亭。杜撰特甚。観其所謂理之命者。即聖人所謂天道者。而独於聖人所謂命者。推為気之命。故天道天命。混而為一。而聖人既曰天道。又曰天命。則可知天道与天命自有別。北渓又謂有理之命。又有気之命。而気之命中。又有両般。嗚呼。聖人之言。奚支離多端。使人難暁若此邪。
何謂知命。安而已矣。何謂安。不疑而已矣。本非有声色臭味之可言。蓋無一毫之不実。無一毫之不尽。処之泰然。履之坦然。不弐不惑。当謂之安。当謂之知。孔子曰。丘之祷也久矣。亦此意。不可以見聞之知而言。伊川云。知命者。知有命而信之也。此看命字甚浅。所謂知命云者。処乎死生存亡窮通栄辱之際。泰然坦然。煙銷氷釈。無一毫動心処。而謂之知命也。知有命而信之。是不待君子而後知之也。
考亭又以謂聖人不消言命。只為中人以下説。非也。孔子説命処甚多。豈皆為中人以下説之乎。孟子曰。孔子得之不得曰有命。而主癰疽与待人瘠環。是無義無命也。何以為孔子。孔子亦曰。不知命。無以為君子也。孟子以此論孔子。孔子以此論君子。皆非為中人以下説。其他聖賢自言命者。不可枚挙。宋儒皆委曲遷就。不知其説之有所不通。語曰。人不知而不慍。不亦君子乎。中庸曰。遯世不見知而不悔。惟聖者能之。是知命之境界。蓋学問之極功。君子之本分。非中人以下之所能及也。謂聖人不消言命者。実非聖人之旨。
論語集註引尹氏曰。用舎無与於己。行蔵安於所遇。命不足道也。其意味以為学問当言義。而命不足道。此不深考耳。蓋有当言義処。有当言命処。何者。出処進退在於己。言義可矣。若夫国之存亡。道之興廃。専繋於天。雖聖人亦不得如己之所欲。故曰。道之将行也与。命也。道之将廃也与。命也。孟子曰。孔子得之不得曰有命。聖人亦固言命也。故或可言義。或可言命。其専言命不足道者。非也。夫無天爵而人爵至。非義。不可受之也。有天爵而人爵従之。義也。当受之也。有天爵而人爵不至。命也。安之而已矣。此義命之弁也。伊川曰。賢者惟知義而已。命在其中。朱子曰。人事尽処便是命。義命混合。頗欠分暁。蓋有義而無命者有矣。有命而不消言義者有矣。其曰命在義中者。非也。
集註又有命稟於有生之初非今所能移之説。夫所貴乎学者。以其致知崇徳。而能変気質也。■ニンベン尚/果一定於受之初。而学問修為。皆無益於己。聖人之教。亦徒為虚設。弗思之甚也。書曰。惟命不于常。詩曰。保佑命之。自天申之。孟子曰。莫之致而至者命也。皆拠今日之所受而言。非一定而不移之謂。孔子曰。畏天命。孟子曰。不立乎巌牆之下。若使命果為一定之教。非今日之所能移。則奚足畏。亦奚不立乎巌牆之下。其説之不通如此。{語孟字義・天命}
     ◆


→天は個人と繋がる
 
 
→兎の小屋

→犬の曠野